在冰塊裡燃燒

一生不悔入Yuri,來世願做馬卡欽。
我是冰塊
一個新的小寫手喜歡上了維勇的迷妹。
更新很慢、很慢、很慢。

【維勇】分手

【維勇】分手
算是個小短篇吧啾啾٩(๛ ˘ ³˘)۶♡
然後是HE請安心食用,我不灑玻璃的(´ε` )♡

*

慘白的雙手、痛苦的嘶喊、悲傷的淚水,在夜晚無情的上演最後一幕戲碼,眾人諷刺的掌聲與嘲笑是利刃,在擁有裂痕的心上使力的揮舞,粉碎成一片碎渣才得以滿足。

懊悔、難受,一切的一切都是失去後才了解到珍惜的價值,空白的大腦嗡嗡作響,敲打著命運的節拍使淚水滴落的更加嚴重,原是白皙稚嫩的臉蛋被情緒弄的一片通紅。

左心的位置變的悶熱,像厚重的大石壓在心頭,痛的叫不出聲,哭了不知道多久,聲音早以沙啞,雙眼腫脹、鼻水直流,然而自己只能在孤單昏暗的房間,獨自一人承受著眼前的事物。

四周的事物逐漸變的不真實,以往的回憶全都化成泡影消失在汪洋的情海。鳥的羽翅碰到了水無法飛翔,烈火少了空氣無法燃燒,人失去了初戀,無法面對自己的愛情。

維克多•尼基福羅夫與勝生勇利分手了。

*

早晨和煦的陽光照進床頭,刺眼的使勇利眨了眨紅腫乾澀的雙眼,昨晚情緒的崩潰累壞了自己,甚至什麼時候入睡的都不曉得,看向牆上的時鐘已經接近下午,昨晚覺得厭煩便把手機關機了。

房內的一角擺放著兩大行李箱,這時才想起來,原本今天要回俄羅斯跟維克多展開同居生活,機票買好跟一堆煩雜的手續好不容易弄的完美,卻在昨天給予自己一枚震撼彈,炸的體無完膚。

勇利冷笑了聲,什麼初戀就找到一輩子的戀情真幸運,在此聽來多麼的可笑,想到與維克多的擁抱、與維克多的親吻甚至上床,就覺得內心隱隱作痛,難道我一直以來都是炮友的位置?

打開手機,裡面安靜的如同往常,只是少了維克多存在的痕跡,聊天記錄、合照、好友全都刪除,這樣才能使自己好過一些,或是更快的遺忘從前的一切,回到當初只是普通的對手關係,不帶任何私人的情感。

從床上坐起身,眼睛實在腫脹的難受,現在需要冰敷一下,打開房門的瞬間真利站在門口正要敲門的樣子。

「你不是今天要去俄羅斯住了怎麼還在家?」真利疑惑問道「哇,你的眼睛怎麼了,怎麼弄成這樣?」

勇利伸出手捏了捏鼻樑,像是相當疲憊的樣子「不去了。」語畢便越過真利前往了洗手間,留下真利滿臉疑惑。

冰涼的水柱流到溫暖的雙手相當舒適,雙手合併捧起水往臉上沖涼,熱脹的感覺得到了舒緩,勇利舒爽的呼了一聲,拿起旁邊的白色毛巾將它弄濕,敷在雙眼。

在同一時間,維克多來到了烏托邦勝生的大廳。

「維克多,你怎麼來日本了?」真利來到大廳正巧看到熟悉的外國面孔。

「來找勇利的,勇利在哪裡?」維克多急的上下喘氣。

「他在洗手間......欸?」真利話剛落下維克多就急忙的衝進屋內,留下真利又再次疑惑,現在人都那麼不愛解釋嗎?

維克多看到勇利拿著毛巾敷眼睛,內心一片著急就把人打橫抱起,「哇!放我下來!是誰啊!」勇利驚慌的拳打腳踢想要脫離抱著他的人的懷抱,但維克多穩如泰山成功將人抱回房內放到床上。

勇利拿下毛巾的一瞬間看到維克多站在他面前倒抽了一口涼氣,渾身的感受降到了冰點,紅棕色的眼眸黯淡了幾分,難過的淚水又想要從眼眶流出,勇利強忍崩潰大喊的衝動冷靜的問「你怎麼在這裡,不是分手了嗎。」

分手兩字打在維克多的心中是多麼的痛,看著勇利哭紅的雙眼以及聽沙啞的嗓音,能想像到昨夜自家的小戀人是哭成什麼痛苦的樣子,維克多現在就想給他一個大大的擁抱,湛藍的雙眸盡是無盡的溫柔。

「怎樣,又後悔了?昨晚不是私訊說的頭頭是道嗎?我不阻止你,反正是我活該。」勇利顫抖的又說了一句,但其實自己恨不得維克多後悔,希望一切是假的,自己怎麼如此的自私。

「勇利,你聽我解......」維克多話還沒說完,勇利咬牙又再道「解釋什麼?一切都結束了!我就是不夠好的那一個!」一瞬間,勇利拔起右手上的金戒指想要往前扔去,維克多眼明手快抓住勇利的雙手朝勇利狠狠的吻下去。

柔軟的唇瓣相互吻著,維克多吸吮著勇利的唇不讓對方離開,甚至伸出舌頭深入對方的口腔更加過分的舔舐著,兩人相吻間發出羞人啾啾聲,勇利有些無力的向後倒,維克多順勢將人壓在床上。

離開唇瓣,維克多俯視著勇利「既然如此,為什麼不拒絕我的吻?」勇利沒有回應,撇過頭不想看著對方的雙眼。

維克多嘆了口氣「我沒有要跟你分手,勇利,那是尤里發的訊息,昨天是愚人節,你知道吧?」

勇利聽到的當下當場石化,愚人節?尤里發的?蛤?

「我原本要給你驚喜跟你一起前往俄羅斯的,誰知道尤里使壞,原本以為你會不相信的,哪知道我家的小豬傻傻上當了。」維克多把自己的無奈吐露出來,只剩勇利一人無法消化訊息愣在床上。

維克多輕吻勇利的眼旁,舉起勇利的右手將戒指戴回原位,「所以小豬別難過了,跟我回家好嗎?」

勇利抱住維克多的肩頭,輕輕的回答「嗯。」
-
嗯嗯嗯其實原本只是想寫分手的感受沒想到居然變成這樣了哈哈哈
分手不能亂開玩笑喔,勸告各位情人,因為你會被打死。

然後最後補充:

對於當下尤里發的愚人節分手玩笑我自己腦補的氣氛是當下相當歡樂的,原以為勇利會無言的回答但卻當真是意料之外,尤里是個好孩子我知道,請各位不要討厭我orz

评论(10)
热度(89)

© 在冰塊裡燃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