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冰塊裡燃燒

一生不悔入Yuri,來世願做馬卡欽。
我是冰塊
一個新的小寫手喜歡上了維勇的迷妹。
更新很慢、很慢、很慢。

【維勇】小動作

*小短篇

*酒醉有

*沒開車

扯領帶的維克多帥的我不要不要的。

---

鑰匙打開漂亮的木製大門,上面刻有美麗的花邊與紋路,大掌用力推開,門打在牆上發出了清脆的響聲,這時的維克多無法細想門是如此的被暴力摧殘,只想把身上的醉昏頭小戀人搬去房間。

 

腳後跟勾住了門角闔上大門,又再度發出了一樣的聲音,維克多嘆了口氣,一隻手扶著勇利的腰間深怕他摔倒在地面受傷,另一隻手拿著兩人的包包與勇利的黑色西裝外套,這種場景不是第一次發生了。

 

今天好不容易大家都有空出時間,兩人與久久不見滑冰的好友們兼對手,一起去了高檔的餐廳吃頓飯,包廂內瀰漫著歡樂的氣氛,紛紛訴說著自己近幾個月來的趣事與滑冰上的問題,而圓桌上擺了幾瓶酒供大家飲用。

 

維克多用力推了推身旁的勇利「別喝酒,知道嗎?頂多喝個一兩口,我不希望你等等在這裡醉了然後跳脫衣舞。」維克多無奈,雖然上次勇利衣衫不整抱著自己大喊Be My Coach很開心,但成為他的戀人之後一點都不想勇利再度這麼做了。

 

勇利回推了維克多,一臉尷尬「我知道啦!今天我絕對不會喝酒!」語畢轉回去繼續和一旁的披集聊天,臉頰上帶有些許的紅暈,也許是想起了之前的糗事吧,維克多嘴角微微上揚笑著,也轉頭和克里斯談事情。

 

然而事情就在一瞬間發生了。

 

只是暫時離開去個洗手間的維克多,回來就看到勇利奄奄一息的躺在餐桌上,隔壁的披集正在搖他的肩膀,希望他能稍微清醒,而其他的滑冰小夥伴一臉茫然地看著勇利,包括克里斯。

 

「誰可以告訴我我離開的期間勇利怎麼了。」維克多無奈地扶著額頭「克里斯,是你吧?」

 

克里斯露出了尷尬的微笑,這笑容……果不其然「我看你還是先把他搬回家吧,維克多。」

 

「吱呀­­—」一聲,勇利被放倒在柔軟的大床上,維克多扭了扭痠痛肩膀,雖然在雙人滑上可以輕鬆地舉起勇利,但長時間扶著一個人也是有點疲憊,克里斯究竟對勇利說了什麼讓他喝酒?屋內的溫度比起室外溫暖許多,再加上長途一直走來的運動量,維克多現在感覺非常的燥熱。

 

將勇利的西裝外套掛上一旁的衣架上,包包也放好在櫃子上,便脫下自己的外套,然而沒有注意到一旁的勇利正瞇著眼注視著自己。

 

當時自己與披集在聊聊往事,克里斯突然拿著一杯飲料,說是最新出的飲品很好喝並非酒精飲料,勇利沒有多想一口喝下,卻感受到強烈的灼燒感,頭昏沉沉的,彷彿眼前看見了許多亮麗的星星,四周一片模糊,倒下前勇利瞪了克里斯一眼便躺在桌上陣亡。

 

想想當下也太信任他了吧?

 

瞇著眼的視線有些模糊,身體沉重的如一顆大石,四肢無法動作,但卻能看清眼前人的動作,從以前就覺得維克多除了當滑冰選手之外當模特兒也游刃有餘,無論何時都散發著魅力,再加上完美的身材比例,簡直是神賜予的禮物。

 

維克多頭轉向側面,扯下襯衫上的領帶,銀白色的瀏海遮住了臉龐,卻遮掩不住隱隱散發的賀爾蒙,彷彿香濃的花香撲鼻而來,將自己團團包覆無法逃開,微張的嘴口中念著聽不懂的俄語,磁性的聲音傳入耳中,那聲音實在是好聽的酥麻,’往吞口水上下跳動的喉結看下,看到骨感的大手正扯著領帶,那動作乍看下殺傷力極大,勇利感受到臉頰逐漸發燙。

 

「維克多……好帥啊。」勇利瞇著眼,慢慢地說出話,維克多一驚,停下了解開領帶的動作,看向勇利「什麼?」維克多不解。

 

「解領帶的動作,很帥呢。」勇利吃力地用手撐起身子,白皙的臉上一片潮紅,努力的睜開了雙眼,「脖子仰角的完美,搭上骨感的手,光看動作感覺就會令人懷孕……。」勇利歪著頭,說出了這段糟糕的話。

 

我的勇利是不是酒醉從肢體的大方往訴說發展了 ?此時的維克多想著。

 

「你是不是很不舒服?要不要躺一下?」維克多走向勇利坐在他的面前問著,然而勇利卻趴在了維克多的身上,雙手勾住了對方的脖子,維克多被突然其來的動作嚇得下意識摟住勇利的腰間,黑色毛茸茸的腦袋在頸肩蹭了蹭,在脖子上輕吻了一口。

 

維克多顫抖了一下「勇利?」對於自家小戀人的動作越來越不能了解。

 

「想要,維克多那漂亮的手撫摸我。」勇利悶悶地說著,這句話對維克多來說是極大的誘惑,酒後的勇利怎麼那麼要命?

 

維克多勾起勇利的下巴,拇指在粉嫩的唇上輕撫著,紅棕色的瞳孔充滿了致命的性感,步步誘惑著維克多陷入其中,另一隻手從勇利的腰向上摸摸到了背部,動作像是對待根羽毛般輕柔,「唔。」勇利敏感的抖了一下。

 

「你說出的話,不要後悔。」

---

終於可以發了好開心
發現我都喜歡寫卡肉文
對我就是有這種怪異僻好

评论(8)
热度(61)

© 在冰塊裡燃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