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冰塊裡燃燒

一生不悔入Yuri,來世願做馬卡欽。
我是冰塊
一個新的小寫手喜歡上了維勇的迷妹。
更新很慢、很慢、很慢。

【維勇】2/14情人節賀文

*甜文
*短文
*蠢萌的勇利小天使與俄羅斯老流氓維克多(?)
*兩人交往同居設定

現在的我畫素描畫到眼前一片茫連打文都茫了(無關
---
窗外的天氣一片晴朗,湛藍的天空配上潔白的雲朵點綴,微風輕輕吹拂著樹葉所發出的沙沙聲,些許的陽光透過窗簾的縫隙照入屋內,今天的天氣舒適宜人的不像話。

 

「勇利,我要出門囉!」維克多披上黑色的薄外套,照了照擺在大門旁的全身鏡整理儀容,今天維克多要出門處理點事情。

 

「路上小心,啊!記得順便回來買點雞蛋,快要用完了。」在開放式廚房洗著碗的勇利叮嚀著維克多,兩人的早餐習慣吃一顆荷包蛋,起初勇利以為維克多會不習慣,意外的挺喜歡吃的。

 

「好,我大約下午回來,等我親愛的!」維克多調皮的眨了眨右眼,給勇利一個愛的微笑便出門了,勇利無奈的笑了,洗完眼前的碗便嘆了口氣。

 

今天就是情人節了,要給維克多什麼驚喜呢?

 

這是他跟維克多第一個情人節,撇除每個月的十四號都是情人節,或是情侶每天都是情人節的說法的話,是這樣沒錯。

 

走到了乳白色的沙發上一屁股坐下,沙發因青年的重量而往下陷,勇利整個人慵懶的倚靠在椅背上,腦袋左想右想想不出什麼法子,決定打電話給自己的摯友問一下意見。

 

拿起手機撥出熟悉的號碼,電話的另一端接通了,「喂?勇利找我怎麼了嗎?」披集邊玩弄自家可愛的小倉鼠邊詢問著。

 

「披集,你覺得情人節送什麼給維克多好?」沙發前的茶几上有紀錄事情的白紙跟筆,勇利隨手拿起一隻黑筆便在上面塗鴉了起來。

 

「今天情人節你還沒想好?」披集有些驚訝「我以為你早就跟維克多恩愛去了。」拿起了葵花子給小倉鼠吃,兩隻小手立馬抓牢了食物往嘴裡送。

 

「唉,別說了,你有什麼意見?」勇利在紙上畫了一個圈接著一個圈,形成像是龍捲風的圖形,「巧克力、鮮花、情書那類的吧?」披集回答。

 

「那些太平常了,我想要有點特別的,但就是想不到。」勇利用日文寫下了「無趣」兩個字又在上面打了個大叉,不滿的撇了撇嘴,「嗯,特別的啊,之前有看到一個東西蠻有趣的,你想聽嗎?」披集摸了摸在自己面前睡著的小倉鼠。

 

「什麼有趣的?」勇利手中的筆停下,聽著披集的意見,「cosplay維克多如何?你們兩個同居,做起來一定很簡單的。」披集說出了自己的鬼點子,之前滑IG碰巧看到的,雖然感覺勇利會反駁就是了。

 

「好啊,我去試試!」勇利一句話落下,披集還沒反應電話就掛掉了。

 

欸?居然同意了?

 

走到了臥房,走向了房間一角的衣櫃面前,那是放著維克多表演服的衣櫃,深咖啡的上面刻著精緻的小花紋,這個衣櫃是自己挑選的,自己被這樣的樣式深深吸引,難得品味與維克多相同。

 

嚥下一口口水,鼓起勇氣打開了衣櫃,琳瑯滿目的服裝印入眼簾,迅速焦點在與自己有成套的桃紅色類似王子服裝的表演服。

 

自己有一套成對的水藍色,記得那天花滑表演「不要離開伴我身邊」,維克多那樣舉著自己表演雙人滑,現在想起來也是令人心跳加速又緊張,好險那天並沒有失誤,真是太好了。

 

脫下了自己的居家服,著裝換上了桃紅色的表演服,畢竟維克多的身型可說是大自己一圈,所以衣服的袖子與褲子都有點長,但勉強捲起可以穿的下去。

 

好像還什麼不對?

 

拿起了床頭櫃上的梳子,將自己的瀏海往旁邊梳,想要弄成跟維克多相像的髮型,照著小鏡子邊打理,這樣就可以了吧?

 

這套衣服實在是有太多回憶了,想起自己那時模仿「不要離開伴我身邊」的舞蹈,才能與維克多這樣相遇,這樣展開命運,有了至今的甜蜜生活。

 

口中無意哼唱著曲子,開始了舞蹈的表演,手在空中畫過一個美麗的弧度,柔軟的腰肢隨之扭動,接著蹲下、轉圈,瀏海隨著動作飄逸著,一切看似完美的表演正要展開。

 

轉圈的過程中目光掃過了臥室門口,一切正要開始的表演立即停下,勇利再度重新看著門口,「哇!維克多!」

 

勝生勇利,23歲,被交往已久的男神看見自己穿著他的表演服跳舞。

 

好想挖洞躲進去啊。

 

「勇利,這是怎麼回事?我不在這一小段時間你有那麼想我嗎?」,維克多露出了無比燦爛的笑容,另一隻手還有買回來的一袋雞蛋「雖然你跳的伴我的確很棒。」

 

別露出那種困擾的笑容啊維恰,我的尷尬症都要把我弄死了。

 

「而且歌也哼的也不錯聽。」維克多將食指點了點自己的嘴唇,略有所思的樣子。

哼歌什麼的你怎麼也聽到了,還是我真的哼的很大聲啊,勇利欲哭無淚。

算了豁出去了!

 

「情人節快樂,維恰。」勇利轉了一個圈,重振起了自己的心情,伸手擺出邀請維克多與自己共舞的姿勢,「這是我給你的驚喜。」梳成一邊的瀏海並不像維克多的那麼長到擋住半邊臉,但依然散發著魅力。

 

維克多沉靜了一下,一臉正經的說著,「勇利,去床上,本來想要晚上再來跟你索求的,看來我不行了。」

 

欸?

 

「這個play確實不錯,你扮成我,而我扮成你,挺有趣的。」將手中的雞蛋放到了床頭櫃上。

 

欸欸?

 

「今天情人節總是要來點不一樣的對吧?親愛的。」說完維克多已經在脫自己的衣服了。

 

欸欸欸欸欸欸!


於是勇利就在維克多的撲倒下結束了今天的情人節。

 

可喜可賀,可喜可賀。

勇利:我的腰好痛啊....(昇華)
維克多:勇利真美味。(舔唇)

END

---

梗來自於姬友的腦洞XD

姬:我的鬼使黑有cos自己弟弟的興趣(#
我:讓我好想寫勇利穿維克多的表演服喔XD
姬:不錯啊寫吧!XD
這篇就這樣誕生了!(?


评论(4)
热度(37)

© 在冰塊裡燃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