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冰塊裡燃燒

一生不悔入Yuri,來世願做馬卡欽。
我是冰塊
一個新的小寫手喜歡上了維勇的迷妹。
更新很慢、很慢、很慢。

【維勇】緣舞01

【維勇】緣舞

*演藝圈舞王維克多x舞蹈網路紅人勇利

*私設有

*可能有人使用過這梗,如撞梗抱歉

---

緣分是一種機緣巧合,冥冥之中有一雙無形的手,在左右我們的命運。

 

*

 

穿著深黑色帶著白條紋的帆布鞋,在木製的地板上敲打著韻律的節奏,一個踏步、一個滑步或是一個小跳躍,都打在周圍播著動感音樂的節拍上,清脆的腳步聲迴盪於無人的舞蹈教室內,並不會感到吵雜或是煩人,不如說更像是為這節奏添加了點另一種風味。

 

扭動著長期訓練有素而柔軟的腰肢,隨之擺動著雙手卻做出強而有力的動作,停頓於空中片刻繼續下個姿勢,兩者相較出了對比,卻配合得如此融洽,如同柔情的海浪拍打上了岸邊剛強的礁石,激起了大片水花,刷一聲給觀眾帶來震撼,但身旁的點點水滴卻畫龍點睛,柔和了畫面原本的激昂,變成其中帶點唯美感。

 

烏黑的頭髮隨著身體的舞動而飄逸著,可見髮絲上有著細小的汗珠在光線下晶瑩剔透,沾濕了勇利的劉海,黏膩的變成一整搓,甚至有些貼住了臉上掛的妖狐面具,但這並不影響渾身散發著魅力的他,反而更加的性感。

 

身後是一大面鏡子,是練習舞蹈時看自身動作錯誤的最佳幫手,透過鏡子可見男子的靛色短袖上衣背面也濕了一片,清晰的印出了背肌的模樣,可見這支舞蹈是多麼的耗費體力,但勇利卻沒有就此失誤或是詮釋的不完美,反而從中感受出是氣氛越來越高亢與熱血沸騰,還帶點詭譎的性感與調皮的滋味,必定會使觀看者目不轉睛。

 

最後一個音符落下,男子雙膝迅速滑落形成跪下的姿勢,右手支撐著右腿,而左手往攝影機前伸去,彷彿在和看不到的觀眾伸出手邀請與自己共舞,沉溺於舞蹈中美妙的世界裡,身體停止動作時才感受到自己是多麼的疲憊,大口的喘氣加上肩膀上下聳動的姿勢相當明顯,之後起身走向攝影機停止繼續錄影,影片正式結束。

 

扯下帶在臉上的潔白妖狐面具,清秀的臉龐染上一層紅暈,可愛的讓人想咬一口,帶回了原先的眼鏡,自己的近視並沒有很深,但卻習慣了眼鏡帶來比原先清楚的視線,喘氣並沒有停止,只是變成了小起伏的呼氣,拿起一旁準備好的水壺一飲而下,像是沙漠中的綠洲般令人感到救贖,清涼的感覺讓整個人舒爽了不少。

 

再順手拿起了毛巾擦拭自己黏膩的頭部,等等回家一定要先洗個澡,這時的勇利想著,手機的震動聲卻吸引了自己的注目,滑開看通知是Eros上星期發的影片有了新的觀看數,已經到達了六百五十萬,訂閱者也到了一千二百萬多位。

 

Eros是一位藉由跳舞而紅的一位網路紅人,youtuber放上自己的舞蹈影片而有名,獨特的舞姿加上動聽的音樂吸引了許多人的注目,不論是柔和的鋼琴樂或是富有節奏感的搖滾曲都難不倒他,其中的共通點是內似乎都含有魅惑人心的感受,手中像是擁有拉著木偶的透明細繩,將觀眾的心靈一點一滴地拉近自己、感受自己,唯獨可惜的是臉上總是帶著妖狐面具,無法看清長相,但這並沒有減少他的人氣,反而成為一種特色。

 

而Eros正是勝生勇利本人。

 

知道這秘密的人除了勇利以外,只有自己的摯友披集‧朱拉暖和之前教自己跳舞的老師奧川美奈子了,披集和勇利是練習舞蹈的好夥伴,而勇利當時提出想拍影片的想法時披集是大力支持的,但唯一不滿的一點就是摯友不露臉的事情,而美奈子老師也是具有相同的想法。

 

為什麼不露臉呢?對於自己充滿了許多的不肯定與沒自信,但內心那想要跳舞拍攝影片的心情卻如潮水般湧上心頭,正巧家裡有著之前和披集參加活動帶回來的妖狐面具,紅色的顏料在上面刻畫了狐狸的五官,眼睛拉成了眼角微翹的鳳眼,因此帶上了面具,開始了自己的網路人生。

 

擁有如今的成就也是勇利萬萬沒有想到的,在一兩年的時間自己成長的如此壯碩與強大,看不出是之前那嬌小、嫩綠的樹苗,現在已是頂天立地的大樹了,但骨子裡卻偶爾還是會冒出對自己的沒自信,如果這段表演觀眾不喜愛呢?這段舞步是否太過無趣沒有驚喜?甚至過了一段時間會陷入低潮期,如同被推向了流沙,慢慢地、逐漸地朝著深淵下沉,雙腳踩不到地,只會不斷墜落。

 

放下手中的手機,拿起架子上的攝影機回放著剛才錄影的影片,檢查著是否有那些小缺點,考慮要不要重新錄製,動感的音樂又再度被撥放,披集曾說,跳舞的勇利跟平常的勇利是兩種人,起初勇利對於這說法不太相信,但隨著自己仔細看著影片查出其中的端倪,最近對於這說法有些動搖。

 

唉,不要再亂想的好,搖了搖自己的腦袋瓜,背部靠著牆邊滑下坐在了地板上休息,繼續檢查影片,一切都完好就回家後製上傳了。

 

「勇利!勇利出大事了!」舞蹈教室門外傳來披集大喊的聲音,這間教室是自己和披集與教導過自己跳舞的美奈子老師所借的,成為平時自己練習與活動的地方,打開了房門,披集馬上露出了一個五味雜成、難以捉摸的表情。

 

「怎麼了?發生什麼事了?」關上正在撥放影片的攝影機,坐在牆邊的勇利是滿臉疑惑。

 

「你向我保證,你聽到這消息絕對不要發瘋。」披集的右手拿著一張長方形的紙,貌似是一封信件。

 

「你這樣講總有種不好的預感啊。」勇利苦笑,說得像是自己突然欠人家一百萬一樣可怕的事情,「我保證,跟我講吧,是什麼事情?」

 

披集走向勇利,將手中的信攤開在勇利面前給他看個清楚,勇利抬頭一看,紅棕色的瞳孔立刻瞪了個老大,像是要把紙上得字刻在眼裡般,微笑上鉤的小嘴也張開了個大洞。

 

信的寄件人是維克多‧尼基福羅夫。

 

勝生勇利,23歲,受到人生第一衝擊,此刻的他快要把手中的攝影機丟出去了。

---

作業堆如山.....
畫圖畫到手抽筋......
如果喜歡的話感謝你喔></

评论
热度(60)

© 在冰塊裡燃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