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冰塊裡燃燒

一生不悔入Yuri,來世願做馬卡欽。
我是冰塊
一個新的小寫手喜歡上了維勇的迷妹。
更新很慢、很慢、很慢。

【維勇】吃醋

吃醋

*吃醋的勇利小天使

*甜文

*短文

*交往同居設定,同居在維克多家

---

凌晨兩點。

室內已經是一片漆黑,黑的幾乎伸手不見五指,只能靠落地窗的窗簾縫隙間的月光照明,淡淡的月光照射在白色風格的客廳,形成了微弱的反光,但光靠月光實在無法達到有效的照明。

湛藍的沙發上有著許多枕頭,各個都相當柔軟與舒適,勇利坐在沙發上,隨手拿起了一顆便抱緊在手中,身上還披著在臥室床上的薄棉被,現在的夜晚相當的涼爽,令人感到舒適。

雙手抱緊著枕頭,像是尋求安全感的孩子,那樣的無助、孤獨,整個人縮在了沙發的一角,將肩上的被子拉了拉,呆愣愣地看著前方,眼神是那樣的黯淡無色,睡不著。

想維克多想到睡不著。

今日早晨,木製的餐桌上擺好了兩人份的餐點,勇利慵懶的從臥室走出,看向以穿著外出衣的維克多在吃著早點,平時維克多總是比勇利晚起床,何況今日是假日,怎麼那麼早起了?

「早安,親愛的。」維克多露出往常迷人的微笑看向勇利,淡藍色的眼眸內充滿了溫柔,手上拿著叉子向對方揮了揮手。

「阿…嗯!,早安!」勇利有些害羞地回答對方,雖然維克多不是第一次稱自己為親愛的,但聽了還是使人臉頰泛紅、感到害臊,仔細想了想,維克多昨天說過今天有滑冰那邊的事情,要過上一夜不會回家。

拉開了在維克多旁邊的木椅,一屁股坐下,正要吃早餐時,維克多伸手摸了摸勇利的頭,「他們說我可以帶你去過夜,你要跟著來嗎?現在收拾行李還來的及。」依然露出微笑,說著。

「不,沒關係,你要忙我不打擾你。」勇利望向在身旁的人,露出了淺淺的笑容,擔心著自己會給對方添麻煩,並不過去干擾了。

「這樣嘛,好吧。」語畢,維克多吻了勇利的額頭,那吻很輕、又是那麼的令人感到安穩,「等我,我保證明早你第一眼就看到我。」伸出結實的雙臂抱住了勇利纖細的腰,用著銀色的髮絲蹭了蹭對方的肩膀,「嗯,我等你。」勇利回覆,也伸手回抱。

現在想想,真是後悔了,勝生勇利你這個笨蛋。

腦內不自覺的一直吐槽著自己,明明巴不得跟著維克多出門,何必這樣對自己呢?坐起的身子漸漸躺下,倒在寬大的沙發上,手中依舊抱著那顆枕頭,望向房內的一角。

維克多是不是有開心地喝酒呢?是不是跟他的朋友玩的不亦樂乎?想到這勇利的心揪在一起,那種悶熱感逐漸上升,像是一塊厚重的大石壓在心臟上,難受的快要喘不過氣。

腦內不安的想法集合成鋒利的劍,只要一有那樣的想法,便用力地桶進心臟,令自己受傷,脆弱的心如同玻璃,稍有用力便碎成一片,根本承受不住過度用力的擠壓,心,感覺好奇怪。

第一次擁有這種想法,這是什麼感覺?不懂,只知道實在是難受不已,手按壓住心的位置,或許這麼做可以舒緩悶熱感,讓自己舒適些,但根本無法,閉上了雙眼,真的希望自己可以趕快入睡。

維克多,好希望維克多可以出現在自己的眼前,好希望他能夠趕快回家,但這只是不切實際的想法罷了,自己做出的決定自己又後悔,真是愚蠢,明明已經23歲了想法還那麼幼稚,真煩躁。

感覺到一種睡意席捲而來,放軟了身子準備入睡,「勇利?」,忽然一股低沉的嗓音在耳邊響起,那是維克多特有的聲音,每次只要在勇利的耳邊說著悄悄話甚至情話,總是讓勇利感到心癢癢、害羞。

已經想念他想到幻聽了嗎?不管了繼續睡吧……。

「勇利!」聲音逐漸放大,那感覺是越來越真實,勇利不耐煩的動了動眼皮,明明是夢但還是趕快清醒吧,我現在心情好差為什麼大腦你要這樣對我!

睜開了雙眼,銀髮的男人蹲在自己的面前,一邊過長的劉海遮住了一隻眼,但另一隻眼中充滿了擔憂,「哇!是真的!」勇利嚇得顫抖了一下,甚至快要從沙發上摔下來,「蛤?」維克多不解的歪了歪頭,隨後站起坐到了勇利的身邊。

「沒……沒有,你怎麼回來了?」勇利望向身旁的情人,緩緩坐起,維克多伸手摟住了勇利的腰,「想你了,所以趕快把事情做完就回家了。」,維克多的眼神感覺有點疲憊,大概是真的很用心做事吧?怎麼辦…好感動…。

「你呢,怎麼睡客廳?」明明有柔軟舒適的大床,但自家的小戀人卻睡在沙發上,實在是令自己不解,勇利沒有說話,只是把頭低下,臉龐的髮絲跟著垂下擋住了自己的臉頰,但逐漸變紅的耳朵卻是抵擋不住。

大概沉靜了幾秒,「想你…想到睡不著…。」,勇利抿了抿唇,他不像維克多那麼的擅長表達自己的感受,更何況是想念對方這句話,令勇利的雙頰更加的紅潤,「我好怕,你在外面覺得比跟我在一起更開心,想到這就睡不著覺。」

維克多先是愣住,隨後伴來是有點甜密的幸福感,勇利真是太可愛了,「吃醋了?」維克多的臉靠近勇利,抱在腰上的手更加用力了些,臉上是無盡的笑意,「蛤?」這次換勇利不解。

「勇利,你想我只跟你在一起,對吧?」維克多問著。

「對。」

「不喜歡我跟朋友玩得太開心?」

「對。」

「後悔早上不跟我一起去外面過夜?」

「對。」

「那就是吃醋了呢。」維克多笑著,捏了捏勇利軟嫩的臉頰。

「欸?」勇利更加臉紅,激動地抓住了維克多捏自己臉頰的手,吃醋?自己居然會吃醋?又不是剛談戀愛的小女生,吃什麼醋?但是維克多是自己的初戀卻是真的。

維克多拉起勇利抓住自己的手,在上面輕吻了一下,「親愛的,別擔心,我永遠是你的,不需要吃醋。」勇利見到對方的動作心跳漏了一拍,維克多散發的賀爾蒙真是魅力無敵,「唔…嗯。」勇利扭頭,不想承認自己吃醋的事實。

維克多嘴角笑了笑,突然抱起對方扛在自己身上,「哇!維克多你…你要做什麼!」被對方突然其來的動作感到驚嚇,雙人滑時維克多也是這樣將自己抱起轉圈舞動著,外表看不出維克多的力氣那麼大。

「向你證明你吃醋是沒必要的。」抱住了勇利逐漸往臥室走去,完了,今晚大概不用睡了,勇利這麼想著。

---

12畫完結真感動TT

順便說句題外話

昨天跟朋友玩擊鼓傳畫時,上個人畫兩個男生,一個是像維克多一樣有遮住一邊眼睛的劉海

友:你怎麼越畫越像維克多?

仔細看看,奇怪,怎麼感覺要往維克多的方向走去了……

友:果然心中有誰,畫出來就是誰

嗯,心中有維克多,畫出來都是維克多。

順便問,有人想看後續車嗎? (笑

评论(14)
热度(188)

© 在冰塊裡燃燒 | Powered by LOFTER